三名“老外”在鹰城的快乐生活

 三名“老外”在鹰城的快乐生活

 

    不同文化,不同社会下的工作和生活工作状态迥然不同,透过这几名“老外”在鹰城的体验,我们会发现,我们认为很寻常的工作与生活,竟是如此有趣!

 

——题记

    乘出租车时,司机见他是外国人“欺生”,便故意将本应5元的出租车费说成了10元。他明知上当,却也不跟人家吵,只是将钱递给对方后一直坐在车上就是不下车,对方等不及了,塞给他1元硬币,并冲他向车外努努嘴,可明白对方意思的他还是不下车,于是司机又塞给他1元硬币……直到一连塞给他5个1元的硬币后,他这才心满意足地下了车,并有礼貌地向对方说谢谢,那名司机没吭声就开车离去了。“老外”麦克边说边比划学着司机及当时自己的样子,把大家伙儿逗得直乐。在我们鹰城,谁要想“宰”麦克一把,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麦克是澳大利亚人,今年2月份,他应聘来到我市英语中国网外语学校任教,与他同来的还有英国的泰利、美国的埃里克。远离故土的他们,几个月来在鹰城人多少有些怪异的目光中,开始了他们在鹰城快乐的生活……

    他们是群“大小孩”

    “What is this ?”

    “This is rain.”

    “What is that ?”

    “That is sun.”        

    吐吐舌头挤挤眼,头部扭扭,屁股扭扭地做着各种动作教孩子们自编的英语歌,冷不丁其中一人或二人还会跺着脚大声喊道“ one two three four again,again ( 一、二、三、四再来一次)”那便是表示他们生气了。

    在孩子们的眼中 ,这三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外教老师,与其说是他们的老师,不如说是带着他们玩儿的“大小孩”。7月18日上午,这三名“老外”教课时一时兴起,把手工剪出的云朵、闪电、雪花等道具捧在手上,顶在头上,即兴表演起一场模拟自然界风雨雷电的情景剧来。当他们三人分别戴着各自的道具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出场时,整个教室里沸腾起来了。

    上课时,三名“老外”特会“疯”,下课后,他们当然也不肯闲着。瞧瞧,这边小卖部前,麦克被一名小男孩手中拿的类似麻辣豆腐丝的小零食吸引住了,人家走到哪儿,他就跟在人家后面看,也不说话。直到这个小男孩捏出一小把放在他宽大的手掌上,示意他也可以尝尝时,他才飞快地接过来,学着对方的样子捏上一小撮放进嘴里,很细心地咀嚼,然后使劲地点着头,连说:“Thank you. Thank you !”那边绿阴下,光头、左耳上戴着一只明晃晃耳环的泰利半蹲着,与一名可爱的小女孩玩起了“摸鼻子”的小游戏。 由于泰利说话时中英文混杂总是出错,他便很多次被小女孩刮一下鼻子作为“惩罚”。每次受罚时,他表现得都很听话,总是把高高的大鼻子向前一伸,一动不动地让对方刮……

    交谈往往用“手语”

    “我的汉语口语还行,你说的话我大部分都能听懂……”在这三个“老外”当中,就数年轻的埃里克汉语说得不错,这也是埃里克到这里以来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他告诉笔者,他是今年2月份才来中国的,之前一直呆在美国。在来中国之前,他和许多西方人一样,从很多新闻报道里了解中国的一切,在他们眼里,中国人性格沉闷,没有个性,穿着同一种颜色的衣服。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情况与看到的报道完全不一样。

    “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很活泼,充满了激情。”埃里克说。 他现在正在学习书法,因为这是外国人学中文最难的一部分,他希望自己能写一手漂亮的汉字,那样才“没有白来中国一趟”。

    相比之下,泰利与麦克的汉语水平就稍逊一筹,没办法,与笔者交谈时,他们只好英汉交杂。有时见笔者仍听不懂,他们就会挤眉弄眼地做手势,实在没办法了,他们便掏出随身带着的笔和小本本来,在上面飞快地写下一行英文或画一些图画来说明。

    “没办法,他们仅能听懂少量的中文,只好用这样的‘手语’了,毕竟我们这里能看得懂英语的人比听得懂英语的人多一些!”见笔者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在一边陪同的该校校长杜保良连忙解释。

    通过“手语”,笔者还了解到,43岁的麦克与46岁的泰利居然都没有成家,多年来,他们周游于世界上的各个国家,过着一边打工一边四处旅游、漂泊不定的日子。其中泰利曾在世界上26个国家工作过,而呆在中国的时间是最长的。他说,中国是个美丽的国度,他很喜欢。

   “不结婚的日子是自由自在的,如果结婚有人管的话,那将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呀!”对待婚姻,泰利认为,他们国家有很多人就选择了独身,因为这样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各种事情而没有人去干涉。

    而麦克则表示,他没有成家,只是多年来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而已,他选择另一半的首要条件是对方必须在经济等各方面都很独立,年龄最好在30至35岁之间,另外,还有一点是必须会说英语。

    这个胖胖的“老外”开心地告诉笔者,他非常喜欢目前在我市的生活,也喜欢中国的传统女性,如果有缘在我市能找到他的另一半的话,他打算以后就定居在这里。

   想要“宰”他们不容易

    买辣椒时不按斤而是按个儿买,在葱堆里精挑细选扒了半天仅选了最为粗壮的一根,黄瓜则要形状最为奇特的几个……中午时,应这几名“老外”的盛情邀请,笔者决定与他们一起买菜到埃里克家做客。没想到买菜时,他们的举动让笔者看得目瞪口呆。

    更有趣的是,笔者看到,不管买哪样菜,买得多还是少,临付钱时,尽管语言不通,他们也会比划着用“手语”与菜贩讨价还价一番。有时人家看他们买的量实在太少,干脆就不要钱白送给他们了,他们还会不住地向人家点头并连连地用英语说“谢谢”。

    “别看我们是外国人,想要宰我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买菜归来的路上,几名“老外”告诉笔者,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外出购物或乘车时,有时会遇到一些人“欺生”想“宰”他们。经过几个月的“磨练”,他们也能从容应对了。   

    不过,他们也有闹笑话的时候。这事就发生在最喜欢吃中餐的泰利身上。有一回下课的间隙,当泰利偶尔听到埃里克与麦克闲谈,说市区体育路有一家宾馆的自助餐味道非常好,于是那天中午一下班,他便偷偷一人赶到那家饭店里去尝鲜。没想到等他吃完后去付账时,才发现麻烦来了:因见他说的是英语,总台的一位服务员也友好地用英语告诉他,自助餐一位要50元。他一听,觉得服务员要价太贵了。他呜哩哇啦地又冲人家说了一通英语,可对方的英语水平并不太好,无法领会他的意思,以为他没有听清楚,还是一遍遍地用英语向他重复,“自助餐一位50元,自助餐一位50元”。

    最后,实在忍受不了的他,只好掏出纸笔用“手语”,为了表达自己愤怒的心情。他在纸上用英语及汉语夹杂来列表“抗议”:在麦当劳吃快餐15元,在某某饭店吃自助餐20元,在某某宾馆28元,在这里要50元。在最后,他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当他写完后将纸片递给对方时,服务员也用笔写在纸上告诉他,她们这里的自助餐是25元。他这才明白。原来英语25与50发音很相似,因对方发音不准,让他将25元一位的自助餐误听成50元了。

    一场特殊的“饺子宴

    七八条被学生们随意丢弃的破凉席,一个仅剩下一副锈迹斑斑铁架子的老式风灯,甚至一些花花绿绿的旧食品袋,也被他挂在家中客厅的显著位置上,为了防人打搅,他居然用画着阴森森骷髅与人骨的布帘挡住了卧室的门口……这就是笔者做客埃里克家时看到的情景。

    “我觉得这很好很好,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东西你们怎么会扔掉!”在埃里克的眼里,这些我们平时视而不见的东西居然都成了他至高无尚的“宝贝”。他告诉笔者,在他们国家,这些来自中国的东西是很珍贵的。至于为什么会在卧室的门上挂上一幅骷髅与骨头的画。他说,这是他觉得卧室是属于他私人的“禁地”。外人最好不要打搅,挂上这样的画,想进入他卧室的人看后,便会害怕得不敢进去了。

    摆上桌子,铺上报纸,麦克和馅,泰利擀皮……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笔者开始别别扭扭地与他们一起包起了据他们称是天下第一美味的饺子。他们真是一群快乐爱动脑筋的人,没有擀面杖,埃里克居然想到了用一个大葡萄酒瓶来代替,没有东西放包好的饺子,他还想到可以将它们放在塑料袋里……不过让埃里克想不到的是,当他在厨房烧好水准备煮饺子时,这才发现他刚才放在塑料袋里的饺子已被泰利将袋口系紧,左拍拍右拍拍地捧在手中捏成了一个饺子状的大面团,兴奋的泰利居然很得意地宣布,他包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饺子……

    好容易将饺子包好煮熟盛到碗内,埃里克先端了一碗递给笔者,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吃吃。由于见大伙儿都还没开吃,笔者很客气地说了句,不忙不忙,你们先吃。没想到,他真的把饺子又端走了。开始与泰利几个人开心地吃了起来,不再理会笔者。这让笔者多少有些不快。

    “别在意,这也是他们西方人请客的规矩,他们让你你不吃,他们会觉得你对他精心准备的食物不感兴趣,会很不高兴的。而且,你只要接过食物,最好不要剩下,剩下也是没有礼貌……当然,他们也不会像我们这里人一样让你,如果饿了的话,你就直接吃好了,不能客气,否则就只好饿肚子了……”我的天,居然还有这么多规矩,幸亏杜校长在一边解释,否则笔者真的只有饿肚子的份了。

    “老外”眼中的鹰城

    提起他们对我们鹰城的印象,几个“老外”的看法各不相同。

    麦克说,鹰城是一个让人迷恋的非常美妙的地方,闲暇的时候,他喜欢与朋友一起到郊外爬爬山、钓钓鱼什么的,这里的人们也都对他们很热情。不过,就是平时出门挤公交车太麻烦了,往往车门一开,大家都一股脑儿地往车上挤,来这里几个月,他的挤车功夫也练得很到家了。但在他们国家,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

    让泰利不习惯的是,平时他去逛街时,只要一进店铺,售货员就会一步一步地跟随着他,嘴里不停地介绍着商品。他认为,虽然对方的目的可能是帮助你,但在一般情况下他觉得是没有必要的。另外是去我市一些餐馆吃饭时,也总有几个服务员站在餐桌旁,你喝了一口自己酒杯里的酒,她们会马上跑过来把杯子斟满。并且,她们不时地走过来,从盛菜的盘子里取出菜,然后放在每人面前的小盘子或小碗里。同样也让他感到滑稽和不习惯。“大概中国人都喜欢这样让人伺候吧!”他说。

    埃里克则告诉笔者,也许我们这个城市像他们这样的外国人少一些,每每走到大街上,他们总会遇到一些好奇的市民跟在他们后面指指点点,叫他们外国人。这让他往往感到自己毕竟还没有“融入”这个城市。还是自己的家乡好。空闲的时候,他总是抽时间到市里的肯德基专卖店里小坐。啃几口鸡腿儿,咬几口在他看来并没有家乡的汉堡包正宗的汉堡包……

    “可它们毕竟是从我的家乡传过来的食品呀,我到那里就仿佛回到故乡一样……”他说道。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客服
  • 客服
  • 客服